小伙穿越民国,给团长提供现代一流武器,一人能灭一个团!

暴雨倾盆。

雨幕中,一个身影丢掉手中的雨伞,任凭雨水打在沧桑的脸上。

“又疼了……”

钟毅深深的吸了口气。

后背处的伤痛总是会在雨天时发作。

那是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疼痛,一直痛到骨髓之中。

自从那次任务遭到背叛,他侥幸逃出来后,后背的伤,已经伴随了他数年!

曾经战场上叱咤风云的全能兵王,如今却只能拖着一副残躯,苟且偷生。

“呵……”

钟毅闭上眼睛,嘴角泛起一丝苦笑,那个硝烟四起的地方,他再也回不去了……

“神经病啊,站在路中间,不要命了?”

“砰!”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钟毅脑海中彻底陷入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

“队长,队长!你没事吧?”

钟毅迷迷糊糊的被人摇醒。

在他面前,一个团丁正满脸关切:

“队长,刚才可把我们吓死了,我们还以为你让飞机投下的炸弹给炸死了!”

茫然的看着眼前一片狼籍的海塘,钟毅脑子有点乱。

民国26年?吴淞口?

什么情况?我穿越了?

而且还是一个队长?

根据这具躯壳的原主人的记忆,现在他所在的地方,乃是上海靖山卫,倭寇偷袭登陆的地方!

就在刚才,飞机空袭,自己附身的这个倒霉保安队长就是在这次空袭中被震死的。

钟毅掠了团丁一眼,发现是他手下一个小队长,梁丰。

钟毅道:“如果我说我确实被炸死了,你相信吗?”

梁丰摇头如拨浪鼓:“那不能够,队长,你就别开玩笑了,现在都等着你拿主意呢!”

“拿什么注意?”

钟毅揉揉太阳穴,重生在战场,说不上好还是坏,但总比上辈子一个废人之躯苟且偷生要好!

“海防工事啊,队长,太他娘的气人了,我们好不容易修了一点工事,

被那些龟儿的飞机大炮一下子全给炸没了,民壮都被吓跑了,现在干活都找不到人啊!”

梁丰指了指被炸得一塌糊涂的海防工事,愁眉苦脸的说道。

“什么?海防!”钟毅闻言却激泠泠打了个冷颤。

作为一个穿越者,钟毅非常清楚。

11月5日凌晨,7万倭寇会在靖山卫偷袭登陆!

而驻守靖山卫的部队则在倭寇的偷袭下,全员牺牲!

然后倭寇占据靖山县,对我军形成包夹之势,七十万大军损失惨重,

随着防线的崩溃,整个地区一片焦土……

想到这,钟毅猛的跳起来,厉声喝问道:“今天几号了?”

这一声大喝立刻惊动了周围的团丁,纷纷回头看向钟毅。

梁丰也吓了一跳,小声道:“队长,今天是4号,怎么了?”

“我艹,已经4号了!”

钟毅眼前一黑,就只剩下不到一天了,这个时候求援已经太迟了,只能自救!

挫败7万倭人守住靖山卫?这个就别想了!根本不现实,但是拖上两天还是有机会的!

只要能拖两天,就能为赶来增援的部队赢得时间,局面就仍有可为!

当下钟毅对梁丰说道:“疯子,你带上几个弟兄,去找周围各乡各保的乡长保长,让他们立刻召集辖区所有民壮!到曹泾待命!”

梁丰道:“队长,我担心那些乡保长不会理咱们哪。”

“你手里的家伙是烧火棍吗?”

钟毅厉声大喝道:“谁敢不从,杀无赦!”

梁丰瞠目结舌的道:“真杀啊?”

“真杀!若上头追究下来,我担着!”

钟毅脸色难看,国家安危之际,他顾不得许多。

梁丰便不再多说什么,当即带着几个团丁匆匆去了。

钟毅又扭头对另一个团丁说道:“牛蛋,你带着弟兄们去白沙湾砍伐竹子!”

“是!”绰号牛蛋的团丁应一声,又道,“队长你呢?”

“我?”钟毅眸子里立刻掠过一抹阴霾,沉声说道,“我得去海月庵,救人!”

“去海月庵救人?”牛蛋茫然道,“救谁?复兴社那帮大爷?”

“对!”钟毅重重点头,又道,“但愿还来得及。”

说完,钟毅便再不理会满头雾水的牛蛋、跨上一辆洋车,直奔海月庵而去。

骑行不到一刻钟,海月庵已经遥遥在望。

复兴社两百人的别动队就驻扎在这里,这些人不仅训练有素,而且装备精良,人手一支毛瑟手枪!

在原本的那个时空,这支两百人的别动队是突然间消失的,

据说是遭了倭寇奸细的毒手,在大战的前夕被人一锅端了。

但愿,一切还来得及!

很快,祠堂大门已经近在眼前。

钟毅将洋车一扔,大步走向祠堂大门。

把门的两个看守立刻上前半步,挡住钟毅去路。

其中的一个看守生硬的问道:“站住,你滴,干什么的?”

听着这生硬的中国话,钟毅的一颗心渐渐的沉了下来,难道自己还是来晚了?

钟毅压下心头的不安,用日语低喝道:“八嘎,连我们海军部的人也敢拦?”

“纳尼?”那两个警卫听了后便是一愣,

下意识的用日语回答道,“你是海军的人?”

钟毅一句话把这两个小倭寇的底细给诈了出来,当下便趁着那两个小倭寇愣神的短暂瞬间,闪电般出手,

搭住左边小倭寇的脑门还有下巴,再发力一搓,只听喀巴一声脆响,搞定了一名倭寇。

另外一个小倭寇如梦方醒,张开嘴本能的就要大喊。

但已经来不及了,钟毅只一个滑步就来到这倭寇的面前,闪电般捏住对方喉管,猛然发力,倭寇直接倒地。

迅速解决掉守门的两个小倭寇,钟毅一脚跨进祠堂大门。

刚进门,钟毅便听到一个愤怒的责问声:“姓张的,你这个狗敌寇,竟敢暗中勾结大和民族?亏我还这么信任你,我真是瞎了眼!”

另外一个声音笑道:“何队长,纠正一下,我本来就是大和民族的人,也不姓张,姓山形。”

“山形?”何队长愤怒的道,“我就算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山形呵呵一笑,说:“何队长,这话你还是去跟你们的阎王说吧!”

听到这,钟毅不敢有丝毫大意,当即掏出毛瑟手枪从照壁后冲出。

抬眼处,偌大的祠堂前院见东倒西歪的躺了好几百号人,从他们的样子还有面前摆的酒食,明显是被人给药翻了。

只有五个人还站着,其中就有复兴社别动队的队长,何阿九。

另外四个占住四角,举着毛瑟手枪,将何阿九围在了正中间。

很显然,这四个人都是奸细,就是不知道哪一个是说话的山形?

钟毅并不在意这个,抬手就是一枪,背对大门的一个敌寇立刻后脑中弹,直挺挺的往前倒下。

接着,钟毅迅速掉转枪口,对着另一个背对自己的敌寇轻轻扣下扳机,又一声轻脆的枪响,第二个敌寇跟着向前扑倒。

这一切说起来话长,其实发生在转瞬之间。

直到钟毅连开两枪,何阿九和剩下的两个奸细才反应过来。

何阿九的反应最快,趁着剩下的两个奸细的注意力被钟毅吸引的短暂瞬间,猛的一矮身再以双肘向后狠狠一顶,正中那两个奸细小腹。

两个奸细吃疼之下,整个身体瞬间便蜷缩成一团。

何阿九正要掏枪结果两人,耳畔陡然又听到叭叭两声枪响,定睛看,只见两个奸细都已经眉心中弹,倒毙在地。

再回头,何阿九便看到了近在咫尺的钟毅。

钟毅仍保持着举枪的姿势,枪口还在冒烟。

看看倒毙在地的四个特务,何阿九有些懵。

举手投足之间就干掉四个特务,这姓钟的区区一个保安队长,居然还有这等身手?

好半晌后,何阿九才终于回过神来,说道:“钟队长,枪法挺准啊。”

钟毅吹散枪口硝烟,又将手枪插回到枪套里,然后哂然说:

“何队长,你可是够大意的,被倭寇奸细渗透进身边,居然毫无察觉。”

何阿九立刻红了脸,低声道:“兄弟,这次真是多谢你了!”

“感谢的话就免了。”钟毅一正脸色,又说道,“赶紧跟我去救人吧!”

“救人?”何阿九闻言一愣,茫然道,“救谁?”

钟毅道:“炮兵连!”

“炮兵连?”何阿九不以为然道,“炮兵连有危险?”

钟毅反问道:“何队长,如果你是倭寇的指挥官,最忌惮的会是什么?”

“那还用说。”何阿九不假思索的道,“当然是山炮连的六门卜福斯山炮!”

钟毅沉声道:“所以,在大规模抢滩登陆之前,倭寇一定会先除掉山炮连!”

“这我知道。”何阿九点点头,又道,“但是山炮连跟我们别动队不同,倭寇奸细绝对不可能渗透进去的!”

“你怎么还没明白?”钟毅道。

“你是说……”何阿九悚然道,“冒充我们别动队下手?”

“肯定就是这样!”钟毅说道,“说不定行动已经开始了!”

在原来的那个时空,山炮连的这六门卜福斯山炮,一炮未发!

在靖山卫保卫战中没有发挥丝毫作用!

为什么?因为遭了倭寇的突袭暗算,无一生还!

而袭击山炮连的谷子,就是假扮别动队的倭寇特务!

“不行!”何阿九急声道,“我得立刻通知王子隆!”

“来不及了。”

钟毅叹口气,“先不说王营长会不会相信,就算他肯相信,集合部队再派兵前往各个炮兵阵地,怎么着也得好几个钟头。”

“那怎么办?”何阿九的方寸有些乱了。

钟毅沉声道:“只能指望你们别动队了!”

何阿九皱眉说:“单靠我们别动队,能行么?”

何阿九的别动队曾经在淞沪战场上跟鬼子交过手,知道鬼子的厉害,所以对鬼子有着发自内心的恐惧。

钟毅说道:“现在还有其它办法吗?”

“好吧,拼了!”何阿九当即拎来冷水,将被药倒的别动队员给浇醒。

不到一刻钟,瘫软在地的两百多名别动队员就清醒过来,并紧急集合。

何阿九将两百多名别动队员分成了六队,分头前往山炮连的六处阵地。

……

蛇王堂是一个小渔村,位于靖山卫城的南边,紧挨海塘。

山炮连的其中一门卜福斯山炮,就隐蔽在这个小渔村内。

由于是白天,渔村里没什么人,只有两个老大娘带着孩子在村口闲聊,看到别动队一大群人骑车开过来,便赶紧躲回家里。

炮兵连的官兵对于别动队的人已经非常熟悉,也没在意。

何阿九也没搅扰炮兵连的意思,一开进村子,便立刻让手下的队员抢占村口两栋看起来还算坚固的石屋,

并把仅有的两挺捷克式轻机枪架到这两栋石屋的屋顶上,这样就可以形成交叉火力,封锁住进村的唯一通道!

何阿九正经是上过中央军校的,排兵布阵挺像那么回事。

钟毅看了却是哭笑不得,问道:“何队长,你这是要干吗?”

“干吗?当然是干鬼子!”

“干鬼子?”钟毅说道,“你这不是干鬼子,而是等着被小鬼子干!”

何阿九闻言便立刻皱紧了眉头,钟毅对他乃至整个别动队有救命之恩,这是事实,但这绝不意味着钟毅就能对他指手划脚。

你区区一个保安队长,军校都没上过,懂个屁的打仗啊?!

钟毅却已经没有耐心跟何阿九掰扯了,因为鬼子的特攻队随时都可能杀到,当即说道,

“鬼子的战术素养、火力都远在你们别动队之上,跟他们打阵地战那是找死!”

何阿九也气道:“那你说咋整?”

“伏击!”钟毅道,“为什么不打伏击?”

“伏击?”何阿九哂然道,“村外全都是开阔地形,怎么打伏击?”

“我有说在外面打伏击吗?”钟毅指了指蛇王堂村,又道,“我说的是,在村里,打鬼子一个伏击!”

“村里?”何阿九茫然道,“村子里也能打伏击?”

何阿九在中央军校读书时,还真没学过城市伏击战。

钟毅再懒得跟何阿九废话,径直向别动队下达命令。

“看仔细了,蛇王堂村就只有一条南北向的小巷子!”

“第一小组,去巷子东边,各自寻找隐蔽的射击位,我没开枪之前谁也不许暴露!”

“第二小组,去巷子西边!”

“机枪一组,埋伏在村口,战斗打响立刻封锁巷口!”

“机枪二组,到村尾埋伏,战斗打响之后封锁巷尾!”

几个小组长面面相觑,看看钟毅,又看看何阿九。

钟毅大怒道:“你们还愣着干吗?还不快去!”

何阿九只能点头,几个小组长赶紧溜之大吉。

几分钟之后,别动队三十多号人便埋伏好了。

何阿九跟着钟毅埋伏在村口的一栋茅草屋里,小声问道:“兄弟,你这法子能行吗?我可跟你说,鬼子比你想象中还要凶残!还要狡猾!”

钟毅哂然道:“行或者不行,等会你就知道了。”

何阿九被噎个半死,当下气得不再多说什么了。

等了大约十几分钟,远远的忽然间传来车铃声。

何阿九急抬头看时,便看到大约五十个“别动队员”跨着洋车,顺着大路,大摇大摆的向着蛇王堂村开了过来。

何阿九的一颗心便立刻悬了起来!

回头看,钟毅脸上却没任何表情。

撇撇嘴,何阿九心忖你个保安队长还挺沉得住气!

不一会,打头的鬼子奸细已经骑着洋车到了村口,透过茅草缝,何阿九甚至可以看清楚鬼子的佩枪,是冲锋枪!伯格曼冲锋枪!

霎那间,何阿九手心便沁出冷汗!

再回头,钟毅脸上还是毫无表情!

转眼间,五十来个鬼子已经全部进入巷子。

就在最后一个鬼子奸细进入巷口的一霎那,钟毅便毫不犹豫的举起手中的毛瑟手枪,甩手就是一枪,

只听叭的一声,落在最后的那个鬼子奸细立刻后脑中弹,一声不吭的从车上一头倒栽下来。

下一刻,埋伏在村里的三十多名别动队员便同时从藏身处跳起身,端着已经接驳好枪套的毛瑟手枪,对着巷子猛烈开火!

三十多枝毛瑟手枪同时开火,立刻构筑成一张毫无死角的火力网,将并不宽敞的小巷锁得严严密密!

面对如此凶残、密集的火力,闯入巷子的五十来个鬼子瞬间懵圈!

鬼子的单兵素养再怎么优秀,装备再怎么好,当他们落入陷阱时,其表现也绝不会比绵羊强出多少!

转眼间,五十来个鬼子奸细就被摞倒了大半。

剩下的十几个鬼子奸细便立刻分成两拨,分头向村口还有村尾仓皇逃窜,却被事先埋伏在村口还有村尾的机枪给堵回来。

不一会,五十来个鬼子就全部被摞倒,一个漏网的都没!

战斗结束,看着巷子里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鬼子尸体,何阿九傻了。

五十多个装备精良的小鬼子,就这样被他们砍瓜切菜一般轻易干掉了?

好半晌,何阿九才又调整好心情,对钟毅说:“兄弟,你真只是个保安队长?”

钟毅淡淡一笑,问道:“你觉得呢?”

以防精彩内容丢失,请您 【手机微信扫一扫】继续阅读全篇~~~高潮不断

阅读 100000+ 点赞  58752
精选留言
赵天
36558
关注公众号后,点击第一条欢迎语就可以继续免费阅读,很方便!
9小时前
殇不起
20548
真的太好看了,跌宕起伏,有意思!
12小时前
我爱一条柴
19046
推荐大家一定一定一定要看完,后面剧情超级超级好看
12小时前
马上有钱
18689
关注公众号了,看起来很方便,下面有阅读记录,我已经看到1000多章了,越看越好看
3小时前
仰面注目夕阳
4300
我看完了,同类型小说里面十分精彩的一部,没有之一,极力推荐
26分钟前
乄囍
3788
我之前都不怎么看小说的,完全被吸引住了
22小时前
孙不笑
2685
非常有意思,剧情扣人心弦,比看电视剧好看多了
13小时前
地有三江水
1536
不错不错,先关注公众号,有空把整篇看完
11小时前
露易湿衫
1169
已关注,公众号里面还有很多其他小说都挺不错,估计接下来半年都有的看了~
18小时前
岁末圣诞树
775
我一直认为看小说比看电视剧更精彩,这部确实不错
19小时前
莫非离别
461
什么叫扮猪吃老虎,过瘾!
35小时前